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十七章 心智

作品:凌霄辅助系统|作者:千秋蝉|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6-30 17:39:48|下载:凌霄辅助系统TXT下载
  他发现了,自己根本就打不过这夜叉。至于原因,虽然他修为比夜叉高,但他一个灵技都不会。

  夜叉也反应过来,朝着陈白追了过去。

  两人就这么上演了一场你追我赶的大戏。

  在逃命的过程中,陈白的双臂一直在喷血,这也导致了他愈来愈虚弱,速度也愈来愈慢。

  身后的夜叉嘴角掀起了一抹冷笑,猩红的舌头舔了舔乌黑的嘴唇。

  他的脑海中已经在思索着一会儿的场景了。

  一口大锅,锅中烧着滚开的沸水,煮着陈白的半截身体,另一边是烤架,上面烤着陈白的另一半身体。

  当然了,在这之前要先拷问出来陈白恢复人身的秘密。

  不对不对,我怎么能这么残忍呢?那可只是个孩子啊。

  这么想着,他的眼泪不争气的从嘴巴中流了出来。

  随着血液流失的越来越多,陈白觉得自己的眼前开始有些模糊了。这种感觉就像是之前作为活畜时进行血战的感觉一样。

  他将速度降了下来,一个转身停在了原地。

  身后的夜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一头撞到了他的怀里,直接将他撞出了上百米。

  “噗!”喷出了一口血,陈白的状态也变得萎靡了下去。

  “桀桀桀~小家伙儿!你接着跑啊!你跑啊!你不是挺能跑的么?”夜叉狞笑着,揉着自己正在疯狂流血的鼻子朝着陈白走来,裂开的嘴角露出了锋利的牙齿。

  “拼了!”内心低吼一声,陈白将双眼闭上,放开了体内一直对于紫色灵力的压制。

  他一直对于这个紫色的灵力抱有一丝戒心,所以一直以来都用体内一半的灵力进行压制。

  在放开之后,陈白的气息瞬间暴涨,同时,灵力开始朝着完全紫色化发展。

  某处,邪月疑惑地看了看天,喃喃道:“不应该啊,陈白应该已经摆脱了摄心魔种的控制了啊。”

  想了想,邪月从怀中掏出了一面镜子,默念一番后定睛看去。

  镜中,那个夜叉已经被陈白蹂躏的不成样子了,说是化成了肉泥都不为过。

  “唉,摄心魔种已经扎根了。”摇了摇头,邪月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将镜子收了起来。

  对于他来说,陈白就像是一个投资,赚了还是赔了对于他来说意义都不大,因为投入的东西对他来说真的只是一些小东西而已。

  虽然他对陈白有些好感,但到了他这个地位,所有的感情都可以抛去,只有利益至上。

  这边陈白将夜叉打成肉泥后,紫色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点。

  在这红点出现时,一股杀意和戾气在陈白身上一闪而过。

  等了一会儿,陈白的双眼这才渐渐恢复清明。

  内视一番后,他郁闷的发现,全身的灵力都被替换成了紫色。一种不祥的预感也在他的心中升起。

  不管怎么说,夜叉已经死了,陈白按照记忆反回了那片目的,将陈子墨的残躯从那群黑狗的口中抢来,接着就朝着太虚城走去。

  到达了陈府,一群人还都在大门处等待。

  将陈子墨的残躯扔在地上,将一群人都吓得面色惨白,就连陈子安夫妇都露出了一种惊恐的面容。随后,一群人都趴在地上狂吐了起来。

  是在是因为这陈子墨现在的样子完全就是不忍直视。

  “立我父亲为陈府的家主,诸位没意见吧。”就在众人都在呕吐时,陈白淡淡的开口道,语气中没有任何留有余地的意思。

  众仆役赶忙点头,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毛了面前的煞星。

  陈子安从陈白的话中听到了一丝不同的意味,试探着问道:“小白,你这是要离开?”

  陈白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便转身离去了。

  一群人目送着陈白离开,竟是没人敢上去阻拦,他们从陈白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彻骨的凉意。

  陈白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太虚城了,原本紫色的双眸已经化成了红黑色,看起来极为可怕。

  “血,我需要血!”他嘶吼着,通红的双目四处搜寻着,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身后的太虚城中传出的血气让他疯狂,但他并没有转身,而是疯狂的向着远方跑去。

  夜幕降临,空旷的荒原上一道身影正在疯狂奔跑,口中还传出了一声声长啸。

  清晨,一条河流旁,陈白躺在地上,周围满是血水以及,满地的死鱼。

  双目已经恢复了紫色,只是那点红色稍微扩大了一些。

  呆滞地看着天空,陈白的内心有些迷茫。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些鱼血只能让他恢复些许理智,但想要完全恢复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不知什么时候,他会再次陷入那种疯狂的状态。

  而且,时间不会太久...

  当夕阳最后的余晖消失后,陈白的双目重新变得赤红,像是一匹嗜血的孤狼,嗅着空气中的每一缕血气。

  很快,一股香甜的血气出现在了他的感知中,长啸一声,他朝着血气的方向扑了过去。

  ......

  朝阳升起,照耀出了躺在地上浑身浴血的陈白,以及...身边满地的牲畜尸体。

  他闯入了一个村庄,如果不是最后的理智提醒着他,恐怕倒霉的就不只是这些牲畜了。

  眸子中的那个红点,也再次扩大了一圈,但看起来依然只是一个大了一些的小点。

  诚恳的跟村民道了歉,他便在村民们惊恐的目光中离开了村子。

  入夜,他的瞳孔再次浮现上了一抹红色。

  不过这次他已经找到了一个鹿群,打算用这群鹿来解决那种嗜血感。

  但他失算了,鹿群没有释放出一丝丝血气,也就是说,这些东西已经无法满足他了。

  好巧不巧,一道黑影在附近出现,一丝香甜的气息迎面而来。

  “嗷呜~~~”

  “啊!!!!!救命!!!”

  嘶吼声,求救声掺杂在一起,响彻在这荒原上空。

  皎洁的明月好像也在此时染上了一抹血色。

  ......

  清晨,太阳照常升起,陈白蹲在地上,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在他的身旁,一个男人瑟瑟发抖的蹲在地上,身上满是伤痕,看向陈白的眼神中满是惊恐。

  陈白明白了,他不是需要吸血,他要的只是杀了他们,享受那种血液喷洒在空中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变态,一个嗜血的变态。

  抬手一掌朝着头顶拍去,他想要自杀,但身体好像被强化过了一般,怎么也伤不到分毫。

  将男人放走,陈白有些痛苦的睡了过去。

  入夜,他的瞳孔再次蒙上了血色。

  鬼使神差的,他朝着一处村庄走去。

  “啊!!!”

  “妖怪啊!!!”

  “救命啊!!!”

  “苍天啊!谁来救救我们啊!!”

  “嗬嗬~~~”

  “呜呜呜~~妈妈,我怕~~啊!!!”

  哭泣声,求救声,这些声音在陈白的耳边响起,但他充耳不闻,只是想要杀人,不过他只是将这些人抓伤,并没有杀掉他们。

  不过随着周围鲜血的增多,陈白的理智也在渐渐褪去。

  就在他抓住一个男人的脖颈,想要杀掉第一个人时,一个小女孩挡在了他的面前。

  “我不许你杀掉阿爸!呜呜呜呜~~~”

  小女孩的眼泪像是一汪清泉一般,将陈白的理智叫了回来。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又满是歉意陈恳的对村民们道歉,并解释了为什么会这样之后,陈白也取得了村民们的原谅。

  就在他转身离去时,身后传来了小女孩那童真的声音。

  “小哥哥,你如果必须要这样的话,你可以去猎杀那些穷凶极恶的大妖啊!”

  大妖?陈白第一次听到这种称呼,转过身来看着小女孩,一时间村民们的情绪又紧绷了起来。

  不过车百这次并没有再做出什么过激举动,而是摸着小女孩的头问道:“小妹妹,你说的大妖是什么东西啊?”

  这下小女孩讲不清了,不过村民们倒是热心的给他讲述了这大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