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2章 诗和远方

作品:逍遥少侠|作者:黎元小生|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6-30 17:39:15|下载:逍遥少侠TXT下载
  “我看不一定,听说蔡丞相向圣上推荐了彩青楼。”

  旁边一个同样来等待公布的人说道。

  “是真的吗?哪传出来的消息?”

  有人表示质疑,毕竟每年朝廷对筹备中秋诗会的事情都会非常保密,不到八月初八绝对不会有消息流出,而且举办的地方也只有六天的时间筹备。

  “我三姨娘的大侄子的二叔公的四堂哥的儿子是宫里的小太监,前几日出宫探亲的时候告诉我的。”

  那人义正言辞的说道,大有一副未卜先知的样子,他的话迅速吸引过来了一群人,希望能从那人口中再打听出更多的消息。

  “彩青楼?那个自诩京城第一才楼的彩青楼?”

  “彩青诗社那座彩青楼?”

  “是那个混混经常光顾的彩青楼吗?”

  一群茶楼掌柜和小二问那人,他们最关心的就是中秋诗会的举办场地了。

  “除了那座彩青楼,京城还能找出第二座彩青楼吗?”

  “那你三姨娘的大侄子的二叔公的四堂哥的儿子有说今年的中秋诗会在哪里举办吗?”

  “是不是彩青楼举办啊?”

  “到底是不是啊,你别顾着摇头晃脑啊!”

  那人显然十分享受这种被众人环绕的感觉。

  “照我三姨娘的大侄子的二叔公的四堂哥的儿子说,基本确定就是彩青楼了。”

  “散了!散了!那种地方都能举办,真是一言难尽啊!”

  “就是,彩青楼是什么地方,一点书香气都没有!”

  “算是开了眼界了,还有什么盼头,散了。”

  听到是彩青楼举办中秋诗会,京城各大茶楼的掌柜和小二纷纷作鸟兽散了,对于这个结果,谁也不服气啊。

  “那个,你那个三姨娘的大……那啥亲戚有没有告诉你这次京城有多少人可以参加中秋诗会啊?”

  “是啊是啊,你知道多少吗?”

  “你知道都有哪些才子参加吗?”

  “既然放在彩青楼,肯定会回增加人数吧。”

  虽然茶楼的小二和掌柜已经散了,但是现场还有非常多的京城才子抱着一丝丝的希望来的。

  他们心里也很清楚,自己的水平根本就没有京城前十的水平,更不要说跟苏策付恩浩这些京城数一数二的大才子比了。

  “这个嘛,我大姨娘的大侄子的二叔公的四堂哥的儿子说,今年的中秋诗会必定加人,据说要加五十多京城的才子参加,各位大有机会能参加今年的中秋诗会。”

  那人假装会议道,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让在场的眼里都产生了熊熊的希冀之火。

  “让一让,借一借!”

  就在这时,辰时到了,国子监里面走出几个人,手中拿着几张纸,上面是中秋诗会举办的地点和能参加中秋诗会的才子名单。

  “诶?京城有景湖别苑这个地方吗?”

  “嗯……没听说过。”

  “会不会是新建的?”

  “实在景湖旁边吗?”

  “有可能,看看国子监的人怎么说吧。”

  看到张贴出来的纸上用大大的字写着举办中秋诗会的地点是景湖别苑,在场的掌柜和小二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张贴完所有纸张之后,国子监的人清了清喉咙,

  “肃静!肃静!”

  “今日是八月初八,离中秋诗会还有七日,今年中秋诗会在景湖别苑举办,景湖别苑在京城东北角,原景湖周围就是,

  另外,今年参加诗会的才子人数为一百二十人,京城才子三十人,其余各州合共九十人,

  所有参会才子的名单已经粘贴出来,名单上京城才子在三日内,凭自己的名牌到国子监领取参会贴,

  其余各州学子凭借各州府衙开具的凭证到国子监领取自己的参会贴,

  中秋诗会凭参会帖进场,不可找人替代或取代别人,一经发现替人参会的事情,视同欺君!”

  每年的中秋诗会都会有人冒名顶替参会,但是一般没发生什么事情,宫廷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在诗会开始之前,该提醒的都要提醒。

  说完之后,国子监的人就返回国子监了。

  在场的学子蜂拥而上,围着国子监的公示墙仔细的搜寻着自己的名字。

  果不其然,名单上最前面的名字,是付恩浩、苏策和司徒奕,三个人是京城最有名气的才子。

  其中苏策和司徒奕被称为“京城二杰”,付恩浩一举成名之后,三人又合称“京城三杰”

  “有我!哈哈哈哈,有我!”

  “我的名字也在上面!哈哈哈哈!”

  “我能参加中秋诗会了!我终于能参加中秋诗会了!”

  名单上有名字的学子如同天上掉馅饼砸中自己般欢呼雀跃,这种能见到皇帝的机会可不多,万一在诗会上一鸣惊人,那可是光耀门楣的事情啊。

  有得意的人就有失意的人,很多人在公示墙上找了几个来回,果然不出所料,没发现自己的名字,灰溜溜的退出了人群。

  “那个说五十个京城才子的人呢!”

  不知道是谁喊出了这句话,让不少人想到那个说大话不脸红的家伙,只是刚刚他站的位置早就已经没有了人影。

  “找他去,竟然敢消遣我们!”

  “不懂装懂的家伙,来福,抄家伙!”

  “有本事他别跑!”

  京城本地的才子可没有哪个是好惹的,不是达官贵族就是大户人家。

  一时间,国子监门前的路上就有一群人在寻找那个撞人骗鬼的家伙。

  国子监门前只剩下榜上有名的学子,和陆续前来国子监领取中秋诗会参会贴的各州学子。

  “外面怎么这么大的声响,不就一个中秋诗会么,激动个锤子!”

  外面的惊叫声已经害的付恩浩弄破几张宣纸了,付恩浩忍不住吐槽道。

  今天一早,杨升点卯之后就把付恩浩参加中秋诗会的参会贴拿到了付恩浩的桌案上,在前几天,他就已经知道自己要参加中秋诗会了。

  “少爷,当初你连喊的机会都没有……”

  付印小声的提醒付恩浩,当初自己少爷的才学真的不怎么样,十五岁离开国子监,到现在四年过去了,才第一次参加中秋诗会,人家司徒奕和苏策连年参加。

  “闭嘴!”

  听到付印的提醒,付恩浩不忿道。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当初的事情是这副身体的原主人干的,竟然这么辣鸡,与自己根本没有丝毫关系。

  “那是以前的事情,现在不许说它,换纸!”

  换上一张新的纸,欧阳凯又开始在上面涂鸦,

  每天在国子监写写写,加上萧皇的圣旨,他感觉自己已经被书法握住了咽喉,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不过一想到还有几天就能解放,他又充满了精神。

  大笔一挥,在纸上写下: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作主站起来!

  “少爷,先生说,如果你达不到老爷的水平,圣上还会让你再来国子监练字一个月。”

  看到付恩浩在纸上写下的字,付印绝的自己的少爷开始有点飘了,忍不住又提醒道。

  “付印啊!”

  付恩浩很不耐烦的叫了一句付印。

  “少爷,你有什么吩咐?”

  “你不说话,每人当你是哑巴!”

  接连两次被付印拿刀子扎心,付恩浩已经处在了暴躁的边缘。

  “哦!”

  付印委屈的答了一句,他并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自己家少爷之前确实菜的没参加过中秋诗会,萧皇也确实说过达不到老爷的水平,还得再来国子监连一个月字。

  “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付恩浩朝窗外看去,口中淡淡的说道。

  “少爷,字写不好,你还得在这里苟且……”